「你好呀,」她望著他溫柔的眨了眨眼睛,就像是他在夢裡曾見過的樣子:「阿月。」

※※※※※※※※※※※※※※※※※※※※

感謝在2021-07-1617:16:32~2021-07-1909:50:0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八刺、快蓓書、兮月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 眼看着穿着藍衣的人扛着樹就走上來。

野炊小組:???

造孽啊!

這北域的到底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他怎麼扛着樹來的啊!

不對!

他一個北域的人怎麼能扛的起來這裏的樹啊?

懵了。

幾個穿着黑衣的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扛着樹來此的人,那些紫衣直接呆若木雞的傻眼。

這下是徹底廢了。

偷了院長的羊,現在又把院長伺候了幾十萬年的樹也給干倒一棵,這兩項罪責,就算他們是共犯怕是也要歇菜。

這不是要他們的命么?

咚!

就迎著眾人的目光,藍衣青年咣啷一聲就將樹扔到地上。

他輕輕抬了抬手在黑衣人眼前揮了兩下。

「你們還好吧?」

咋愣住了?

剛才在外面的時候聽他們嚷嚷的挺狠的,怎麼突然間就沒聲了?

趙信不禁皺了皺眉。

難道說,是他來的太突然了?

「小雯,姐姐突然感覺有點不舒服,讓姐姐回去躺會行么?」

冗長的沉默后。

那名穿着黑衣的豐腴女子突然握住了許雯的手,眼中伴着淡淡的哀求。

這都什麼人啊?

有許雯這麼個愣頭青就算了,怎麼又冒出來一個?

還北域的?!

現在穿藍衣服的挑戰者脾氣都這麼差了么?

一言不合就挑戰血色之地的規則?

得跑路!

連夜跑回去,接個長期外派的任務,說不定還能躲過這一劫。

要不然——

真扛不住啊!

「咳,那個雯兒啊,我突然想到自己有個討伐任務沒做,你看……要不我就跟韻姐一起走了?」長相俊秀的男子也咧嘴一笑。

這期間,許雯什麼都沒有說,就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們。

「你們要幹嘛?」

許雯皺眉撅著小嘴兒,瓊鼻微微蹙起。

「想跑路,我跟你說沒都沒有!」

「誒,小雯兒……」笑起來跟彌勒佛似的大叔拍了拍許雯的肩膀,「你別這麼說,咱們同甘苦共患難這麼多年。」

「所以,你也準備跑路吧?」許雯幽幽道。

「這……」

大叔被噎的半晌也沒說出話來,輕咳一聲道。

「你怎麼能這麼說,什麼就跑路啊,我吧……我其實吧,是……」

半晌,大叔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趙信就默默的看着他們。

啥情況?

這怎麼看到他就一個個都要走,他應該不是什麼掃把星吧。

他才剛來血色之地。

這些人,應該不認識他的啊?

「那個,請問……」

沉默良久,趙信抿著嘴唇低一聲。

「別說話!」卻不想,剛開口的趙信就看到三個黑衣人齊刷刷的回頭,惡狠狠的等着他,眼睛瞪的比牛眼都大。

趙信被嚇的虎軀一震。

默默的咳了一聲看着那仨凶神惡煞的人。

這,干餐飲的脾氣都這麼差勁的?

話說——

血色之地的餐飲區也太原生態了吧,都在樹林子裏面弄野炊。

「你們幹嘛呀!」

許雯聽到他們的怒斥頓時瞪眼嚷了一聲。

「沖着北域的學弟嚷嚷什麼,再說了他做錯什麼了。本身我就說,就是得干倒一棵樹,要不然撿樹枝那得撿到哪百年去?」

「雯兒!」

「誰都不許走!」

許雯雙手掐腰,也瞪大了眼睛渾身散發出驚人的氣息。

「我看看誰敢離開這,敢動一下,我現在就把這林子都拔了,到時候咱們誰都別想跑,都給我坐下!」

嘶!

默默看着這一幕的趙信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女戰神!

這絕對是個女中豪傑。

瞧瞧這氣勢。

要是在古代時期絕對能當個衝鋒陷陣的女將軍。

另外三個黑衣人也不知是被許雯的氣勢還是威脅給震懾住,都默默的重新在篝火前坐下,臉上伴着訕笑。

「雯姐,幹嘛那麼大火氣嘛。」

俊秀男子笑着寬慰。

「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舒服多了。」豐腴女子也面伴笑容,「我不走了,咱就在這吃烤全羊。」

「韻妹說的對啊!」大叔也跟着應和。

「哼!」

看到這幾人服軟,許雯這才露出滿意的神色哼了一聲。

「切~還想跑,上了我許雯的賊船,就沒有能半路跳穿的!」許雯很是驕傲的皺着鼻子,又側目看向趙信眉眼中伴着一縷笑意,「北域的?」

趙信抬手指了指自己。

「我?!」

「那不是你還能是誰啊!」許雯神色中伴着不耐,「你看看這裏的人穿的衣服,不就你一個北域的人么?」

原來如此。

趙信心中微微點頭。

不同顏色的衣服,竟然代表的是不同區域。

「啊,北域。」

趙信點頭應了一聲。

「嘖……」不知為何,許雯又有些嫌棄的皺了下眉,「這怎麼獃頭獃腦的,真是……算了算了,看在你替我扛來一棵樹的份上,懶得理你了。去,你也跟着西域的那些人盯梢去吧。」

盯梢?

聽到這番話的趙信皺眉。

「還愣著幹嘛?」

眼看着趙信許久未動,許雯眼珠子瞪的溜圓,朝着趙信不停的煽手。

趙信也默默的看着她?

嘛呢?

讓他走!

他是來這乾飯的,讓他去盯梢。

「等位?」

趙信試探性的低語,在聽到這番話的瞬間許雯整個人都傻了。

她抬頭看了趙信許久。

現在,北域的挑戰者們都已經到這種程度了么,感覺腦力都點跟不太上啊。難道說,真是資源匱乏導致他們退化了?

「難道不是?」

從許雯的眼神中,趙信感覺出她想要說的應該不是這種意思。

「你在想什麼啊,等位,你當我們這裏是餐館么?」許雯拔高了聲音喊道,「你到底是哪兒來的啊?」

「呃……」

趙信也愣了好一會,看了一眼地上的篝火。

「我以為你們這是餐館。」

剎那間,鴉雀無聲。

不管是暴躁脾氣的許雯,亦或是其他幾個默默坐在地上的那幾個黑衣人,都直勾勾的盯着趙信。

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說——

你在跟我們開玩笑?

「既然不是,那我就撤了。」趙信現在也算是徹底確認這裏並非是餐館,而是他們幾個人在野炊。

倒不是說剛才趙信是故意的。

其實,他一直以來都是在某些方面反應比較遲鈍,有可能是他並沒有太將心思放在這上面才會如此。

如果是一些比較敏感的事情,他的反應都很敏捷。

而且想的也很全面。

現在他來這其實就是為了干一頓飽飯,可能確實是他誤會了這裏的情況,先入為主才導致了現在的境況。

趙信轉身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