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人的隊伍,在三首的衝殺下已經構不成威脅了,三獸的實力不足以震懾冥族將士,然而他們的手段根本讓他們看不懂,同階之下,在三獸面前如同土雞瓦狗,不堪一擊!沒有人知道三獸的身份,只知道他們彷彿冥族剋星,瘋狂的殺戮著冥族將士……不,嚴格的說是瘋狂的進食!

「老九,老幺你們兩隨我留下拖住他們,其他人趕緊撤!」一名冥族強者此時決然的道。

他明白其他人留下也幫不到忙,反而會成為累贅,要是不留人斷後,今天這些人都別想走掉!

說罷,他率先發難朝著小異靈撲殺過去,被點名的那兩位冥族強者雖然心有不甘,但也迅速跟上,分別朝著貔貅獸和枯藤殺了過去,企圖阻止他們。

一道精純的魂力光束朝著貔貅獸射去,貔貅獸不躲不閃,張嘴就是一口咬了過去,不僅僅沒有受到半點傷害,反而更加龍精虎猛起來。

「笨蛋,它會吞噬一切元素攻擊,近身搏殺!」老九恨鐵不成鋼的怒吼道。

只是,他很快也無心顧及老幺那邊,枯藤雖然沒有十分針對魂族的手段,但是一身的本事也不弱,想在她面前分心,至少老九還是不夠格的。

另一邊,小異靈和冥族大軍中僅存的最強者對上了,雙方的廝殺就比較驚險,招招都是沖著對方的要害而去。

「啊……」枯藤不慎之下被老幺擊中了胸口痛呼出聲。

聞聲,貔貅獸和小異靈紛紛目眥欲裂,憤怒不已,竟然敢傷枯藤,那還能忍?

當即,貔貅獸和小異靈如同瘋子一般直接放棄了防守,朝著各自的對手殺了過去。

「老幺!」

老幺也頓時愣在原地,我擊傷了我的對手啊,沒有誇讚就算了,怎麼還罵人呢?

而此時他的隊友也是有苦難言,本來這次的行動就是為了掩護其他人離開,此時老幺中傷了枯藤,頓時如導火索一般將貔貅獸和小異靈點燃了,這兩個瘋子現在不管不顧要拚命了,這誰頂的住?

難道……隊友就不管了?獨自逃命?

好吧,就算現在他們想不管隊友獨自逃命怕是也沒機會了,貔貅獸和小異靈分明是紅了眼要殺人泄憤,作為對手的他們哪有那麼簡單能脫戰。

「這該死的老幺,簡直就是豬隊友……」老九試圖閃避。貔貅獸見狀身形再次變大數倍,「想跑?先問過我再說!星辰滅!」

話落,只見貔貅獸巨大的獸嘴中開始匯聚能量,一道光柱瞬間從中迸發而出直衝老九。

巨大的動靜頓時震懾的四方眾人紛紛停了下來,光柱很快就消失不見,只剩下一道眼中閃爍著震驚,怨恨之色的老九筆直的朝著地面墜落而去,肉身也如破碎的鏡面一般開始消散。

周圍冥軍驚恐的看著那道光柱,他們的首領,被一招秒殺了?小異靈見狀也不甘示弱,身形義無反顧的朝著對手衝去,身上的七彩之光大作,顯然是準備拚命了。

冥族大將此時依舊沉浸在貔貅獸的星辰滅的震撼之中,即便是他對上星辰滅也非死即傷。

然而,他的面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多了一道身形,冥族大將頓時瞪大眼睛。

小異靈一臉寒色,身上的七彩神光無差別的範圍飈射而出,將所有人都籠蓋在了攻擊範圍之內。

冥族大將沒有撐過三息,就被成百上千的七彩之光射成了馬蜂窩,冥族大將看著身下不斷受傷哀嚎的友軍,心中震驚的無以復加,這三個傢伙是上天派來的剋星嗎? 去辦公室拿了體檢報告,我與范國維進行簡單詢問,得知身體基本沒有什麼大礙,內心放心下來。

倒是臨行前范國維簡單叮囑我了幾句話后,要我注意自己的情緒,回應之後,我便離開了東海市第一人民醫院。

其他一切事物都處理完畢,閑來無事,我也就開車回了林家別墅,準備休息一下。

回到林家別墅后,張姨恰巧不在,坐在沙發上吃了個蘋果,也就回了二樓卧室,準備稍微休息一下,畢竟昨天晚上在江南分區與顧北孝交談至深夜。

倒是顧北孝挺精神的,六點鐘乘坐一架直升飛機返回帝都。

不過這種現象可能跟我那天爆發戰後心理綜合症,有莫大的關係,恐怕是透支過多的潛力造成的。

躺在床上準備休息一會兒后,系統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武道是可以修鍊的,它宛如一把鑰匙,可以解鎖人體密藏,讓人的身體達到巔峰,擁有難以想像的力量。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通過修鍊可以加速緩解宿主身體的勞累,以及穩固宿主戰後心理綜合症的癥狀,不使其具有高發性。」

系統的解釋倒是令我眼前一亮,至今我還沒有認真修行過,只知道這種東西能力強大,掌握起來非常稱心應手,可以使自己得到莫大的力量。

「系統,怎麼進行修鍊?」我問道。

「以宿主現在的條件,你只能在《伏魔拳》中找到答案,至於其他,請恕系統無能為力。」系統有點秉公執法的味道在裏面,斷然拒絕回答我更多問題。

「叮!原主遺志——正視,幫助原主最大程度完成遺志任務完成!

任務成功獎勵,2000點聲望值!灌體天級功法《鎮北腿》!1次抽獎機會!三十年內力!」

「叮!灌輸天級功法《鎮北腿》需要1小時!請宿主做好準備!」

「叮!三十年內力灌輸需要3小時,請宿主儘快做好準備!」

「叮!灌輸共需要4個小時,請做好準備!」

「叮!灌輸開始!」

坐在床上的我陷入入定,腦海中有陌生的記憶襲來,無數小人在腦海中浮現出來,在傳授着我力量,同時丹田內有熱氣升騰,我清楚這是系統傳輸的緣故。

內力在不斷融入我的體內,感覺自己的力量在爆棚,衝擊某種屏障,入定的我開始進行某種狀態,時間在不斷流逝中,系統灌輸的力量逐漸進入我的體內。

四個小時顯得異常短暫,在我入定的過程中,似乎瞬息即逝,腦海中出現了《鎮北腿》這本功法,這是一本主要講述腿法的強大功法,我現在擁有四十年內力,實力強勁。

力量傳輸結束后,我自入定中走出,靜靜地思索著,自己的力量處在何種狀態。

「系統,我的力量現在處於何種境界?」我問道。

「宿主,請打開個人屬性面板自行查看!」系統高冷的回應我。

「打開個人屬性面板!」

「宿主:唐銘

年齡:23歲

生命值:1987(正常成年人為100)

力量:4864(正常成年人為100)

速度:2568(正常成年人為100)

聲望值:3000點

財富:華國幣5000元

抽獎機會:3次

武道境界:武師境四重天(武者境界劃分:武者、武師、武將、武君、武宗、武王、武皇、武帝、武聖、未知)

特殊獎勵:系統出手機會1次

卡牌:無

屬性面板版本1.0」

「系統,我身體每天的強烈飢餓感是不是得到了解決?」我帶着期待,問它。

那種身體時刻空虛的狀態,令我非常難受,要不是林家富有,恐怕自己重生第一天就餓暈在家裏了。

「是的宿主,這種狀況已經得到解決,宿主已經是武師境四重天的武者,以後將不會在為補充能量而煩惱。」系統為我解釋。

聞言,我臉上露出一絲淡笑,最起碼得到系統的肯定變得更加安心點。

「系統,抽獎是怎麼使用的?」我掃視個人屬性面板的大概變化,當目光落到抽獎那一欄時,眼中露出一絲疑惑,道。

「宿主,請自行使用得知!」系統鐵面無私,根本不給提示,道。

「唔,抽獎。」我皺了皺眉頭,開口平靜道。

「叮!扣除抽獎機會1次!剩餘2次抽獎機會!」

「叮!開始抽獎!」

「叮!恭喜宿主獲得價值50億華國幣的10%深市滕飛計算科技有限公司股份!」

「……」我心中一陣無語,好傢夥,這抽獎跟中獎沒什麼區別啊,簡單比買彩票還賺的快和多。

「系統,你這抽獎也太厲害了點吧。」我有點意外說道。

隨便一抽,便讓一個窮光蛋變成億萬富翁,用天方夜譚形容在合適不過了,我前世賺錢也沒這麼迅速。

「宿主,抽中這種東西實屬運氣,一般抽中它們的機率只有不到9%,因此證明宿主的運氣不是太差。」系統開口為我解釋了抽中的概率,讓我明白了抽中這種東西的困難,我第一次抽獎能夠獲得這種東西,實屬運氣。

深市滕飛計算機科技有限公司是華國境內目前最著名的互聯網科技公司之一,是市值五千億鎂金超級巨無霸公司,在國內外資本市場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不過就萬石和騰飛相比,還是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宿主,資料系統已經為宿主生成,宿主將會成為滕飛的第三大股東。」系統冰冷的聲音再次自我腦海中襲來。

腦海中有系統傳輸的詳細信息,是關於那些信息資料的,收拾好心情之後,我開始按照兩本功法所述的方法,開始打坐。

花費了大概三十分鐘時間,我終於將身體的疲勞加以緩解,恢復正常之後,便離開卧室,同時看了時間,差不多得到公司上班了。

出林家別墅的時候,我還碰到了買東西回來的張姨,點頭跟她打過招呼后,便駕車離開了林家別墅,向著碑林高科技產業園區方向開去。

林家別墅到碑林高科技產業園區的路程大概也就兩個小時,一路上我遇到數個紅綠燈,短暫停留後,終於在下午一點半抵達萬石大廈。

將車開進地下車庫后,我回到大廈之中,乘坐電梯直接上了39樓。

「咚咚咚————」

我走到總裁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緊接着林菀竹的聲音從裏面傳出來后,我推門走進去。

坐在辦公椅上處理事務的林菀竹抬起頭,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道:「來了。」

「嗯,你的車鑰匙?」我將那輛寶馬X6的車鑰匙遞給她。

然而林菀竹連頭都沒抬,繼續處理着手頭的事情:「送你了。」

「嗯?」我目光緊縮,有點不可思議。

「我說送你了。」她突然抬頭,眸光平靜的盯着我,語氣中充斥着不容置疑道。

「哦,好,謝謝。」我雖然心中意外,還是表示感謝。

「你接下去要去商務運營部,我已經通知人事部調整你的檔案,過去任職的話,我希望你能認真點。」林菀竹對我提出要求。

「嗯,我知道了。」輕輕的點頭,其實我內心疑惑,只因我不清楚她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現在只能按照她說的去做,畢竟以後的生活里,她是其中一部分。

「我會讓韻瑤陪你過去的。」她又點頭,說道。

「嗯,好的。」我道。

按照她的安排,讓李韻瑤帶着我去人事部述職,只因萬石有明確規定,凡是總監層次的主管領導都需要向人事部述職,即便是我這種走過場的,也不例外。

跟着李韻瑤去人事部述了職,處理了檔案問題,她便帶着我直接過去那邊。

萬石的商務運營部位於大廈的35層,它負責萬石的商品運營,是萬石各部門中相對重要的部門。

整個部門大概有兩百人,是萬石部門人員較少的,卻負責重要事務的部門。

由李韻瑤組織,我們在35層的商務運營部進行了臨時會議,我與部門的主要管理層見面,進行簡單的認識,同時聽取他們對部門的基本了解。

現在的商務運營部管理者是如今的副部長張益達,他是位三十幾歲的壯年男子,頭髮稍微有點謝頂,從他的目光中我能看到一絲不屑和不滿。

我想,這種敵意可能跟我突然空降在商務運營部,佔據部長的職位有關吧。

會議進行了三十分鐘的樣子,等到會議結束之後,我單獨將這位副部長張益達留下來,進行試探。

短短的言語交鋒,我便知道老傢伙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言語中充滿刺,無非就是想表達對我的不屑,對此我只是微笑不說話。

具體我跟他沒有進行深究,畢竟我剛來不久,肯定不能貿然對這些老員工開刀。

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有些事情是肯定要做,老傢伙不是很囂張,我就是想搞一下他的銳氣。

既然不能從他身上下手,那他的親信我總可以隨意拿捏,拔掉他的爪牙,給予其一定的警告,這樣一來,總可以控制他的情緒吧,以後開展工作會好點。

若是他不識事,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那好,這樣的話有澤武和明皓的配合,估計兩個星期就能合併完成了。」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啊,再我去莫斯科之前,你最好把公司給我整理好了。」

「你又要出去啊?」

「你們忘了,我還要去莫斯科參加比賽呢,柴可夫斯基正賽還等着我去參加呢。」

「對哦,你還要去參加正賽。那你什麼時候去,幾號比賽啊?」

「23、24兩天,25號是西方的聖誕節,對於外國人來說可是很重要的,所以要在聖誕節前比完賽。」

「這樣啊,今天是6號,那我爭取20號之前整理好公司。」

「恩。加油。」

「那沒事我就先回店裏了,要開始準備中午的菜了,不去盯着一點我不放心。」

「那大哥你就先回去吧,到時候少安這邊你多多配合。」

「好的。」

李方又和秦澤武班少安就集團合併的事情開了大概1個多小時的會議,這才直奔青石飯店。

在飯店裏吃過午飯後,帶上李明皓一起,直奔藍城資輝壹方匯看未來的辦公場地。

「不得不說,這地方真的沒話說,各方面都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