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一道雷電劃破天空,伴隨著巨大的雷鳴聲,一時間狂風大作,整個世界都彷彿在風中搖曳,所有人不約而同看向那風暴的中心,也正是無比龐大查克拉所聚集的地方。

雷電越來越密集,閃電不斷劃破天際,一個人影慢慢從查克拉中顯現,就彷彿從查克拉中誕生的一般,這人毫無疑問就是天天,然而在獲得了大筒木血脈的卡片之後,此時的天天既不像曾今的天天那般平凡,又不像大筒木那般別緻。

此時的天天身材凹凸有致,一頭及腰的白色長發在狂風中翻飛,與大筒木都長角不同,天天的額頭依舊平滑,沒有任何角或者類似於角的凸起物,不過最惹人矚目的還是那雙眼睛。

大筒木擁有的是白眼,但是天天所擁有的卻是一雙淡藍色的雙眼,眼眸中有著無數星光,看上去就如同浩瀚星空一般,無比清澈卻又顯深邃。

天天握握自己的手,扭頭看了一眼大蛇丸,目光非常平靜,不曾掀起絲毫波瀾。

「大筒木天天?真是理所當然的名字啊,不過大筒木這個姓氏我可不稀罕!我就是我啊!」

天天彷彿是在自言自語,又彷彿是在向誰宣言,伴隨著話音落下,呼嘯的狂風驟然平息,天天緩緩從高空落下,所有人目光都死死地盯著天天,其中目光最深的不是敵對的桃式或者慈弦一行人,而是寧次。

這件事天天一直都沒有跟寧次說過,但從結果來看,很顯然這就是天天所想得到的結果,並且很明顯,這個計劃應該就是從在妙木山見了蛤蟆仙人之後,天天就已經開始謀劃了,因為當時蛤蟆仙人說的很清楚,天天會因為大筒木而死,然後命運將會進入一個圈。

到現在寧次還不知道那個圈到底是什麼,但剛剛天天的確因為大筒木而死了,現在變成了擁有大筒木血脈的人,並且無論是從氣息上還是從外貌上都與普通的大筒木有非常大的差距,並且卡片崩碎的瞬間,寧次就已經察覺到了。

天天在使用卡片的那一瞬間,一下子用掉了兩張大筒木血脈的卡片,當時天天以一個寧次完全無法反駁的理由將兩張大筒木的血脈卡全都收走,其中一張是寧次本來就準備給天天的,另外一張寧次還沒想好該怎麼用,但是現在已經不用去想怎麼用了,因為兩張都被天天用掉了。

在這件事上,就算是寧次都非常不解。

如果是寧次,也許能辦到在復活的這個過程中使用卡片,畢竟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做到這件事情,但是別人想要使用卡片就麻煩得多,做不到像寧次這麼得心應手。

可當時復活的卡與兩張血脈卡都是同時使用的,也就是說,卡片是在天天處於死亡狀態時自動發動的,這種情況讓寧次十分不解,已經顛覆了寧次對於卡片的常識,並且寧次也不明白為什麼兩張卡片會全都被用掉,哪怕天天做了謀划,要在這個時候成為大筒木,可也完全沒有必要白白浪費掉一張卡片,畢竟那可是大筒木的血脈卡,能將一個普通人瞬間變成大筒木的東西,可不是什麼爛大街的東西,絕對是用一張少一張的。

「難道是能疊加的嗎?」

一個就連寧次自己都覺得奇怪的念頭出現在寧次腦海中,這個念頭只是在寧次腦海中一閃而過,但就是這麼一瞬間的閃念便已經再也揮之不去。

原因很簡單,卡片能疊加這件事是事實,甚至長久以來寧次都在這麼做,將很多張卡片的疊加在一起使用,發揮出更強大的效果,可從來都沒有在血脈卡上使用過。

一來,血脈卡本身數量就少,不能任憑寧次創造,二來,寧次在主觀上就認為這麼做沒有意義,就是在浪費,但現在看起來似乎又不是那麼回事了。

就在寧次陷入沉思的這一小段時間,天天已經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突然間,雪地上盪起一陣雪塵,寧次回過神來定睛一看,迪魯達已經朝著天天沖了過去。

迪魯達瞬間來到天天面前,一個高抬腿踢向天天的脖子,這一擊非常迅速,天天卻又顯得有些木訥,好像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鏘!」

迪魯達這一腳穩穩地踢在了天天的脖子上,但是發出的卻是金屬碰撞般的響聲,迪魯達瞪大雙眼,瞳孔猛縮,不可置信地看著天天。

「怎麼可能?為什麼我的攻擊沒有效果?這種物理攻擊怎麼可能會不管用?」

不僅僅是迪魯達,其他目睹了這一瞬間的所有人全都露出了與迪魯達相似的表情,這在任何人看來都有些匪夷所思,如果是忍術擊中了沒事,那還能解釋被什麼東西抵擋了,只是沒有被察覺而已,比如寧次就擅長用空間能力來這麼操弄忍術。

可是迪魯達用的就是純粹的物理攻擊,那一腳就是踢在了天天的脖子上,到現在腳都還沒有撤去,可是天天卻沒有任何反應,整個人就好像鐵打的一樣。

不同於迪魯達和其他人的震驚,天天此時的表情卻是困惑,好像是遇到了什麼不能理解的事情,歪著頭看向迪魯達。

「這應該是我該問的問題吧?這種程度的攻擊,你是想打倒誰?難道我被小看了嗎?」

「你說什麼?少在那裡硬撐了!」

迪魯達瞬間被天天的反應點燃,無比憤怒地看著天天,收回腳的瞬間又一拳直逼天天的面門,如果被砸中,那很有可能鼻子都被砸癟,但是不等迪魯達的拳頭碰到天天的臉,迪魯達的動作突然定住,迪魯達大驚,定睛一看,發現在的手腳四肢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全都被凍住了。

「怎麼可能?什麼時候……」

迪魯達終於慌了,感受到了自己與天天之間存在著多麼龐大的鴻溝。

「這場戰爭是時候結束了,你們所有人都要埋葬在這裡,成為冰雪的一部分,你就來做這個第一個好了。」。 李琬琰自己其實也說不清楚為什麼,雖然兩人待在一起大多都不說話,在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但她還是喜歡和任小凡待在一起。

因為總覺得心裡踏實,可以不用注意周圍的情況,就算是玩手機,也感覺十分的安心。

這並不是說她喜歡任小凡,而是覺得和任小凡待在一起,充滿了安全感….

可現在,她不知道自己回到李家莊園后,任小凡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被自己隨叫隨到。

因此,直至將杯中的咖啡喝盡,她都沒有回任小凡的話。

中年男子並沒有什麼異常,一直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彷彿真的就是偶遇一般。不過,任小凡卻對他沒有絲毫放鬆警惕。

修道士,窺探天機,逐仙成道,有時候對於將要發生的事情,往往會有提前預警。

第一次見這個中年男子的時候,任小凡就覺得他有問題,但具體是什麼問題,也說不出來。

「小凡哥。」

就在任小凡全身心都在注意中年男子的時候,李琬琰忽然叫了他一聲。

「嗯?怎麼了?」任小凡微微偏過頭看向她,但注意力卻還在男子身上。

李琬琰猶豫著,眼睛確是看向了別處,「家裡那邊,情況很複雜,如果我找小凡哥幫忙,小凡哥會幫的吧?」

人都說家醜不可外揚,但她家的情況著實複雜。身為風水世家,李家長子竟然在家裡被鬼蠱入體,而且恰好還是在這個時間段。這背後隱藏的事實真相,讓李琬琰有些不願意想起。

「呵呵,難道這次我表現讓李大小姐不滿意么?」看著她猶猶豫豫的表情,任小凡忽然笑了起來。

「不是的,就是前幾天一直聯繫不上你,就很…」李琬琰連忙擺手。

「就很迷茫是么?」任小凡接住她的話茬,繼續笑著道:「放心,以後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了。你若是需要我幫忙,儘管開口,無論如何我都會幫你。」

想想也是,一直依靠的父親突然中招,眼瞅著就要行將朽木。她和李琬明兩人找了那麼多人高人幫忙,也沒辦法。甚至在異靈網上發布任務都沒人接。

而想聯繫自己,又恰巧聯繫不上,也怪不得她見面什麼都不說,直接抱著自己就開始發泄委屈。

「可…我要怎麼謝你?」李琬琰被他的保證說的是臉蛋微紅,眼神躲閃的看了他一眼。

「謝?呵呵,那就以身相許吧!」餘光撇著中年男子,任小凡隨意的開了一句玩笑。

但卻不知,他此時的話,已經在女孩的內心中,埋下了一顆種子….

李琬琰被逗的害羞離開,留下任小凡自己在咖啡廳里。

他以前都沒喝過咖啡,也是這幾天跟著李琬琰才接觸的這種飲品。一時的新鮮感,讓任小凡在李琬琰走了之後,又去續了一杯。

而旁邊的中年男子好像是陪杯一樣,也叫服務員幫他續了一杯,隨後還對任小凡露出一個微笑。

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巧合,事出反常必有妖,這中年男子絕對有問題!

因此,任小凡直接假裝沒看到,並賣了一個破綻。

他打著哈欠,裝作昏昏欲睡的樣子,眯著眼在椅子上假寐。

又過了好一會,直到咖啡店裡的人都走的差不多時,中年男子才緩緩的站起身。

他先是伸了個懶腰,隨後假裝隨意的看了任小凡一眼,發現其真的睡著之後,一根細如寒毛的鋼針,瞬間出現在他手兩指之間。

快速伸進了任小凡的咖啡里,並且輕微攪動了一下,中年男子走出了咖啡廳。並且還貼心的叫了服務員給任小凡加一個毛毯。

一切似乎都是那麼完美,沒有絲毫瑕疵。豈不知,在任小凡的神識範圍內,他的一舉一動,都被看的一清二楚。

包括現在,離開咖啡廳后的他,並沒有著急離去,而是在外面通過玻璃,時不時的往裡面觀察。

任小凡心中冷笑,裝出一副梁夢初醒的樣子。隨後端起桌子上的咖啡,一口喝了進去。

到了他這個修為,身體一切機能所需的能量,都是由道氣供輸,所吃進體內的食物,完全可以用到道氣將其蒸發。

因此,只要任小凡快速用道氣將喝進肚子里的咖啡蒸發,就算裡面混合著鶴頂紅,那他也不會受到絲毫影響。

結完賬出了咖啡廳,任小凡並沒有特意去看那個中年男子,而是悶頭往遠處的城郊外走去。

他現在基本可以確定,這個中年男子就是那天晚上攻擊自己的異能人。也怪不得他的眼中自帶一股狠戾,原來是個殺手。

為了裝的更像是中毒,任小凡走著,忽然放緩了腳步,雖然看起來越走越艱難,但他卻並沒有倒下。

中年男子本來是在看到任小凡將咖啡喝了之後,就打算離開的。但想到任務介紹中顯示,目標人是一位修道士,他便跟了上去。

果然,修道士都不是常人,在服用了特製的烈性毒藥之後,竟然還能堅持這麼久不死,甚至連倒下都沒有。也幸虧自己跟了過來,否則還真可能讓目標跑掉了。

太陽落山,赤紅的火燒雲布滿天邊,背對著夕陽,任小凡靜靜的等著中年男子。

走了這麼久,終於找到了一個幾乎沒人來的地方。

看著遠處模糊的身影一閃不見,任小凡連忙將眼睛閉上,隨後放開神識。

他現在陰陽眼的等級不夠,並不能看不清對方進入隱身狀態。不過,卻可以用神識感應出來。

神識內,中年男子的身影出現其中,他反手握著匕首,用自己的身體將其擋住,使任小凡用眼睛看不到刀的存在。

一步一步的靠近,一張符紙已經被任小凡拿在了手中,而隨著中年男子到了近前,他閉著的眼睛猛然睜開,「麒麟鎧!」

一聲突如其來的大喝,隨後他的手中開始連打咒印。

還在處於隱身狀態中的中年男子愣了一下,他不是中毒了么?

沒來得及時間思考,隨後只見任小凡身體忽然湧現出一層淡紫色的波紋,將已經靠的很近的他震得倒退了幾步。

哐當!

白晃晃的匕首一個沒拿穩,忽然掉在了地上,同時也暴露了他的位置。

任小凡瞅准機會,連忙開始念動咒語。

「哼!」

雖然不明白毒素為什麼不起作用,但見任小凡開始用法術,被震退的中年男子冷哼一聲,並沒有表現過於驚慌,而是伸出手,猛然朝著任小凡后空刺去。

當然,在他伸出手的同時,手中也出現了一把匕首。

修道士雖然厲害,但也不是並無弱點,那就是他們的近戰不行,只要不給他們釋放法術的機會,那就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再厲害也沒有。

哐當!

只不過下一秒,中年男子手中的匕首卻直接被彈飛出去。

一身紫雷縈繞的鎧甲出現在任小凡的身上,威武中透露著一絲霸氣,將他映襯的如同仙將一般。

中年男子兩眼瞪大,饒是他做了殺手這麼多年,此時也被震得直接愣住。

而在他愣神的功夫,任小凡的陰陽法術可沒停。

「陰陽玄七鎖,逐電疾風雲—追魂七鎖!」

刺啦刺啦刺啦…..

隨著咒語念罷,七條黑白相間的鎖鏈猛然從他的背後竄出,旋轉著互相碰撞,發出金屬摩擦的聲音。

任小凡雖然不能看見中年男子,但是根據剛才匕首被震飛時的位置,他能大約判斷出,中年男子在自己身邊什麼方位。

而且,這七條鎖鏈並沒有固定的長度,只要自己想,道氣充足,可以讓其無限長。

因此,中年男子都沒反映過來,就直接被七條鎖鏈纏的死死。

「啊…!」

每條鎖鏈之上都布滿鋒利的荊棘,它們刺進中年男子的身體里,讓其發出一聲類似低吼的慘叫。

伸出手,控制著鎖鏈向自己靠近,任小凡冷笑出聲,「呵呵,怎麼樣,下次還敢接修道士的單子么?」

被抓住,中年男子也就沒必要隱身了,顯出了他此刻的慘狀。

七條鎖鏈,密不透風的纏繞在一起,將中年男子纏的如同粽子一般,只露出一個腦袋。

面對任小凡的嘲諷,中年男子牙齒緊咬,沒有回答,一雙陰唳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任小凡。

只要還有一線機會,他就不會放棄,因此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想要掙脫開鎖鏈的束縛。

「呵呵…省點力氣吧,雖然我不知道你們異能人的實力劃分,但僅憑你,別想逃脫我的鎖鏈。」任小凡冷笑。

等了接近七天,終於是把這個殺手等到了,並且抓住,接下來就是要考慮怎麼處置他了。

將他時刻帶在身邊顯然是不可能,但若不是帶在身邊,又怕他逃走。所以思來想去,任小凡忽然想到一個好辦法。

人彘,是古代的一種刑罰。將人的四肢砍掉,舌頭割掉,耳朵灌銅水,然後塞進一個大缸里。

自己雖然不會這麼殘忍,但是借鑒一下這個方法,還是可以的。

想到這,任小凡不禁露出了陰測測的笑容。

這讓一直看著他的中年男子,忍不住感到背脊發寒。

「未完待續……」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