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宮從先太子離宮后就一直空置著,就算要迎新主也要修葺一番,太子暫住他以前的居所,待東宮修葺好后再帶着家眷入住。

陸離便往青雲殿去,一路上步子輕快,沿途的宮人見到她行禮都說的是:「請太子妃安。」

她一陣恍惚,還不太適應這個稱呼,很長一段時間太子妃這個稱呼都是屬於沈書玉的,沒想到現在輪到她了。

陸離來到青雲殿,青雲殿的宮人見到她很是驚詫,陸離以為他們是訝異她這麼早就來了,她也覺得這樣有些唐突,但她和蕭錦麟分別兩年,實在很是思念,也顧不得顏面了,來就來了,妻子思念丈夫不是天經地義的么?

陸離要往主院寢房去,在寢房外被禾苗攔住了,說裏頭不方便,陸離愣住,問有什麼不方便的,禾苗欲言又止,只道:「殿下會和你解釋的,王妃先去前頭坐坐吧。」

陸離看向掩的嚴嚴實實的門簾,心裏已有了不好的預感。

。 李雲峰聞言,握劍的手,關節發白,「你抓了子慕?就不怕慶王發現?」

府中的小娘、小郎身份上雖有差別,可都是從慶王肚子里出來的,她就算不喜歡,也不會允許別人傷害他們。

正君一怔,知曉他誤會了,當即解釋道:「道友誤會了,在下說的是月國那個小郎。」

樓頂,白瑧探頭向外看,可琉璃塔在塔尖上,她的視角受限,只能看到四方天空和樓前那一棵高聳的柳樹。

神識向外探去,忽地,那柳樹突然動了,她心下一緊,神識當即頓在原地,一動不敢動。

只見萬千柳絲巨浪般向這個方向衝來,她頭皮一麻,就在她要奪路而逃之時,發現那柳絲是沖著腳下去的。

剛鬆口氣,驀地,想起大師伯還在樓下,這柳絲莫非是沖大師伯去的?大師伯被發現了?

神識一動,悄咪咪向樓下探去,三層已變成翠綠的海洋,她的神識在外圍試探幾次,柳絲毫無反應,她眸光一動,看來這柳樹感應並不那麼靈敏,算是一個好消息。

可柳絲層層包裹,如一團緊實的毛線球,神識若是直傳過去,柳樹再遲鈍也會察覺。

忽然,她神色一動,想到研究空間法則時的發現,將無名法則凝成一縷,附著在神識之上,刮過一條柳絲,再刮一一條,她眸中閃過一道喜色,成了,法則果然無處不在!

神識探進室內,只見兩人相對而坐,各人手邊竟還放著一杯冒著熱氣的茶?

腦袋上冒出一個大大的問號,忙傳音問大師伯,「你們怎麼回事?」

垂眸沉思的李雲風指尖微動,餘光掃了眼窗外密密麻麻的柳條,心道小師侄挺精靈,這個底牌連他和師弟都沒摸到。

不過,這樣她的把握更大些!

心中有了些底,他抬眼看向對面的明何雨,做出遲疑狀,「我現在還不能答應你,需得問過她本人的意願。」

慶王正君也乾脆,當即應下,「可以!不過要儘快,慶王已經帶人去了。」

「好!」說罷,他站起身,向外走去,門口的柳條如潮水般退去。

屋頂的白瑧直眨眼,這畫風怎麼就成這樣了?他們說的是什麼事情?簡直一腦袋問號,她忍不住問:「師伯,你們剛剛說的什麼事?」

李雲風只回了句:「出去說!」

白瑧帶著一腦袋霧水,指揮琉璃瞬移出去,這種情況下,她這個小菜鳥還是不要冒頭為好,省得被正君惦記。

說來琉璃的瞬移功能有些雞肋,一次只有三丈遠,也就是琉璃塔最大體型的直徑距離,還沒她施展遁術的速度快。

不過眼下的情景,雞肋的功能恰恰最合適,空間法則不是隨便一個修士就能掌握的。

來時是隱身的,可離開時,沒有人給他們當及時雨,李雲風只得現出身形。

許是綠柳院的規矩森嚴,路上遇到的下仆都規規矩矩的,並無人露出驚異之色。

至於他們心中想的是什麼,李雲風並不關心。

白瑧緊跟在他身後,順利除了門,一回到扶疏院,她忙問:「他讓你做什麼了?還有,關慶王什麼事?他是要跟慶王作對嗎?二師伯呢?二師伯是不是他綁的……」

李雲風被她問得頭疼,伸手示意她住嘴。

「你二師伯尋你大師兄去了!」

白瑧瞪大了一雙杏眼,不敢相信,「我大師兄來了?他是怎麼過來的?師兄師姐們都沒事吧?」

李雲風閉了閉眼,「不是!是你二師伯的大兒子!」

白瑧雀躍的小心情一滯,「哦!」她就說嘛,都聯繫不上師門,他們怎麼會知道她在哪。

她也沒多糾結,二師伯的大兒子她之前聽大師伯提起過,名叫緋玉,還在月國,「他出什麼事了?二師伯若是去尋他,為什麼聯繫不上?」

李雲風駐足,垂眸看向身旁的小丫頭,她的擔心不似作假,「緋玉陪同月國王女來花國,偶然間觸發一處秘境,你二師伯進去尋他了。」

白瑧眨眼,怎麼聽著很不真實,「那二師伯怎麼不通知我們?」這不像是二師伯的行事風格。

「秘境就在香雪城,他許是覺得那秘境不值一提。」

白瑧嘴唇微張,這麼近,香雪城就在花都隔壁,以香雪蘭聞名於大陸。

「可發個消息能耽誤多少時間?」

不是,還有偶然觸發是什麼意思?沒發現過的全新秘境?

李雲風被她問急了,抬手敲向她的腦門,「現在是刨根究底的的時候?問題是,那秘境不同尋常,慶王已經帶人將秘境入口看管起來,這般大動作,我們連消息都沒得到。」

白瑧哪能讓他敲到,腳下一動,退到三步開外。

仰頭瞪了大師伯一眼,問:「那正君找你什麼事?」

說到重點,李雲風的眼神有些古怪,覺得這小師侄不知是什麼運氣,就因為修鍊了《坤玉》,不僅被皇室惦記,如今因為修為低,還要被明何雨利用。

說她運氣不好吧,她能摸到秘境的邊,若是能得到好處,也算一樁機緣。

「那秘境只有金丹以下的修士能進,他需要秘境中的靈丹,若你答應幫他取,他就告訴我們秘境的位置。」

白瑧側目,

大師伯是不是傻了,「既然他知道秘境的位置,逼問不難吧?而且那什麼王女的行蹤應該不難查吧?」

不說修為的差距,這交易雙方的籌碼明顯不在一個重量級,正君要做的事顯然是要瞞著王府的,否則世女花錦楓不是比她更合適?

所以,他是閉著眼睛答應這條件的嗎?

說到月國王女,她腦中靈光一閃,「對了,那王女是幾王女?」

李雲風剛要說話,聽她如此問,頓時被帶偏,「你問這個做什麼?你認識月國王女?」

白瑧忙搖頭,「沒,只是聽說過月國的一個王女,覺得他有些古怪。」

聽她說只是聽過,李雲風當即一擺手,「不說這個,你覺得怎麼樣,去不去?」

白瑧,「……」

去,怎麼不去,穿越女發現的秘境,肯定有大寶貝,說不得有種植空間呢!

但不能就這麼去了,讓正君以為她們好拿捏。

。 李方聽了大家的話,思考了下,對大家說道:「你們說的對,就我們這一個小小的縣城滿打滿算也就六七十萬人,但是真正有錢的還是是那麼一小撮的。用這些平時已經很少能買到的東西做招牌,的確能夠做起來。可是吃小龍蝦的這個氛圍和私房菜完全是不一樣的啊,這算的上是兩個極端了吧。」

「你把這些有錢人想的太高大上了,特別是那些上了年紀的有錢人。那些人小時候吃的可都是野生的,而現在這樣野生的東西越來越少。所以那怕價錢貴一點,相信也是會有很多不差錢的會來吃的。而小龍蝦這種最普通不過的東西,那裡都能吃到的東西才是最能突出你店裡特色的地方。同樣是小龍蝦,同樣的配方,為什麼你們店裡的小龍蝦就是比別人家的好吃呢,這也是吸引人的地方,對吧。」

「聽你們這樣一說,我才發現做私房菜才是真正適合我的啊。不用花高額租金找臨街店面,省下來的錢完全可以投入到養殖上面。」

「對,而且你開私房菜館還不會和民宿的餐廳起衝突。你走你的高端路線,民宿的餐廳反而走大眾路線,但是因為用的是同樣的食材,反而會吸引更多的人過來。」

「我認為我現在還做不了高端的私房菜館,但是可以等一兩個月後,現在先做龍蝦館,做大眾一些,等小龍蝦都賣掉了,在進行一定的裝修轉型成高端的私房菜館。然後嘗試性的進行冬季養殖小龍蝦,看看能不能在冬季也能吃上小龍蝦。如果成功了的話,等明年小龍蝦說不定我可以開一家小龍蝦特色館,一年四季都能吃到小龍蝦的那種。」

「你還可以增加烤魚,你不認為烤魚和龍蝦很配嗎。」羅子軒在旁插了一句。

「對啊,烤魚也合適啊,那就這樣定了,明天我就去找老方定下來。」

大家又閑聊了幾句,李方掛斷了視頻聊天。

吃過晚飯,李宏華問了李方今天的成果,李方和他詳細的說了一遍大家商量后的計劃,李宏華也是贊同不已:「你這樣挺好的,前期賣小龍蝦你爸我也幫不上什麼。不過等你變成私房菜館以後你爸還是能幫上忙的,你爸那些戰友,就你每年都去送東西的那些叔叔伯伯,到時候還是能給你撐起場子來的。」

「謝謝爸,有你們的支持我相信我一定能成功的。」

「好了,早點休息吧,明天去把合同簽了,早點營業早點賺錢。」

「好的,那你也早點睡啊。」

看著李宏華上了樓,李方來到院子里,都弄著五小。

走近了以後,李方才確定,五隻小狼犬的確比昨晚李方看見的要大了一些。

這麼看來,隕石里的光點的確能夠加速動物的生長速度。

不過它也有局限性,一個星期只能接受一點光點。

李方和它們玩了一會就回房間洗澡。

洗完澡李方坐在書桌前,開始計算接下去需要的投入。

轉讓費是20萬,房租是8萬5,這樣一來,給老方的錢就要28萬5了。

明天到時候可以試著在和老方砍砍價,能少一點是一點。

除了這筆必須要給的錢之外,還有其他的花費,零零散散算下來又要10萬左右。

李方銀行卡里還有20萬左右,這樣一來,起碼還有20萬的缺口。

雖然李方爸媽手上有給他準備的買房的錢可以用,但是李方還是不想怎麼快就去拿過來。

蔬菜都是有李方系統里的種子發出來的,所以不需要花錢。可是果樹苗都是要去花錢買的,還有到時候種樹的人工費用,這些都得花錢。

還有就是下午計劃好的,還要飼養土雞走地雞,這又是一筆支出。

李方相信李父李母手上給他存的買房錢絕對是夠所有的支出的,但是一旦用了,他們會更擔心李方的這些產業。

李方不想自己的事情讓他們擔心,之前開公司的時候也是一樣。

寧願把公司直接讓人收購了,也不願意從李父李母這邊拿一點幫助。

李方明天準備去農村信用社看看,之前有看到過,農村信用社向服務轄區內符合貸款條件的農戶會發放的用於生產經營、消費等各類人民幣貸款。

像李方現在這種情況可以申請的農戶貸款種類主要包括農戶種植業貸款、農戶養植業貸款,農戶其他行業貸款。

正算著,諾諾發來視頻通話,李方接通后看見那頭的諾諾洗完澡穿著睡衣躺在床上。

諾諾看見李方坐在書桌前,桌子上還有紙和筆,問道:「怎麼,這麼晚還在忙什麼呢?」

「這不是明天要去找老方把飯店盤下來嗎,我計算一下費用之類的。」

「這樣啊,盤下這家店要花費多少,你算出來了嗎。」

「算出來了,老方要收20萬的轉讓費,不過著轉讓費也不是白給的,他店裡的東西都給我留下了。我之前在店裡也看過,大概七八成新的樣子,收拾收拾就可以用了。還有就是8萬5的房租,也轉給我。這樣一來我光老方著就得給他28萬5,我明天準備在砍砍價,能少一點是一點。」

「從你發我給的照片來看,這家店20萬轉讓費盤下來應該不算虧。不過你盤下來以後呢,既然你準備先做錫紙烤魚和小龍蝦,那肯定要準備些東西的,飯店裡應該沒有吧。」

「嗯,烤魚要準備烤盤,小龍蝦還好,是要一些大盤子就可以了。做這些我也計算過了,大概在10萬左右能夠都備齊了。」

「那行,既然你都算好了就好,省得明天去了顧著不顧那的。你資金方面夠嗎,你從回家以後這麼大一個攤子鋪下來,錢花的不少吧,你手上剩餘的資金能夠把這些都處理好嗎。」

「我準備明天先把飯店盤下來,把營業執照辦出來,然後找農村信用社辦理一筆農業貸款。我現在在村子里整的這些個東西,可以申請農業貸款。」。 精靈女王的臉色變得嚴肅而鄭重:「如果兩年之後,你找到了自己的歸宿……那麼……」

精靈女王露出一絲釋然的笑意:「那麼,我會獻上我最深的祝福!」

瑪麗娜愣了一愣,「嚶嚀」一聲撲進精靈女王的懷裏,輕輕喊:「媽媽,謝謝你!謝謝你!」

精靈女王摸了摸瑪麗娜的頭,柔聲說:「記着,無論遇到任何困難,都可以回家!媽媽永遠在家等着你,家的大門永遠為你打開!」

瑪麗娜哭着點點頭。

韓筱夜看着精靈女王和瑪麗娜解開心結,互相諒解了彼此,眼中不禁也閃過淚光。

正有些恍惚,傑克悄無聲息地遞過來一塊手帕。

韓筱夜有些驚奇地看向傑克,喃喃地說:「你幹什麼?」

傑克斜睨了韓筱夜一眼,硬生生把手帕塞在她的手裏,冷冰冰地說:「不用還我了!」

韓筱夜看着手裏的手帕,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還未來得及把手帕還給傑克,精靈女王已經拉着瑪麗娜來到韓筱夜面前,誠懇地說:「小姑娘,這兩年之內,我就把瑪麗娜交給你了!你幫我照顧她,好不好?」

韓筱夜微微一怔,說:「我?」

精靈女王把瑪麗娜的手交給韓筱夜的手中,溫柔地說:「我相信你一定會把瑪麗娜照顧好的!」

韓筱夜受寵若驚地看了看精靈女王,又看了看瑪麗娜,說:「女王陛下,我想我無法向你保證能夠照顧好瑪麗娜……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我會帶着瑪麗娜一起成長!」

精靈女王眼中露出一絲感激。她知道,韓筱夜說出的是發自肺腑的話。

精靈女王看向瑪麗娜,眼中滿是鼓勵地說:「瑪麗娜,你就和這位小姑娘和她的夥伴們一起啟程吧!相信和他們在一起,一定會有一番與眾不同的經歷!」

瑪麗娜急忙握住精靈女王的手,依依不捨地說:「媽,你要回去了嗎?」

精靈女王不舍地一笑,輕輕揮了揮手,空中忽然出現五個綠色的手環和五個紅色的、足球般大小的蛋。

精靈女王環顧了一下韓星辰、傑克、韓筱夜、路遙和瑪麗娜,說:「這個精靈手環和恐龍蛋,是我送給你們的禮物!精靈手環可以用來儲存你們的隨身物品,至於恐龍蛋,你們會知道它的用處的!」

韓星辰接過精靈手環和恐龍蛋,略微向精靈女王晗了晗首,說:「既然如此,我們就卻之不恭了!」

精靈女王笑了笑,又再深深看了一眼瑪麗娜,終於甩開了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