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一時間略顯尷尬。

鄭圓圓咬牙,「連鞦韆都欺負人。」

韓長青朝著鄭圓圓走過去,然後,手放在她背後,輕輕推搡著,鄭圓圓就晃蕩了起來。

她轉頭去看韓長青,韓長青立刻制止了她危險的行為。

「轉過去,抓住繩索,不要東張西望。」

鄭圓圓哦了一聲,轉過去,韓長青這才微微一用力,鞦韆就搖晃了起來。

「今天不好意思啊,我剛睡起來,迷迷糊糊的,把你看成小耀了。」

「沒關係,是我自己闖到二樓,你看到家裡突然出現陌生人,沒有把我從樓上扔下去都是好的。」

鄭圓圓抬了抬腳,示意韓長青看。

「把你扔下去,怎麼扔,憑這樣的我?」

兩人齊齊笑了起來,氣氛好不融洽。

「之前小天出事的時候我不在,我也是才知道這件事情,真的是謝謝韓警官了。」鄭圓圓真誠道謝。

韓長青,「你們家人道謝的話,我已經聽了不下二十遍了,平均一人五遍,這其中還不包括沒見過的,要是道謝能稱斤賣,我絕對要賺翻了。」

鄭圓圓噗嗤笑出聲,沒想到韓長青這麼幽默。

「那好,我不說了,不過,沒想到鄭邦安真的能做出那樣喪心病狂的事情,現在他被判刑,被關起來了吧。」

「恩,二十年。」

鄭圓圓重重一點頭,「就該這樣,二十年都不夠,就應該關他一輩子,這種人放出來也是危害國家,危害社會。」

「這種事情,自然有法律制度來制衡,華國的律法還是很公平的,不用擔心。」

在工作上,韓長青還是很有原則的。

鄭圓圓也只是氣頭上那麼一說,現在見韓長青這麼有原則,心裡對他更是尊敬了幾分。。 倘若說當時是有了同生同死的念頭,可發覺自己重生后的他明明就有出現在她面前佔據一切先機的優勢,可他卻還是選擇了復仇。

似乎比起跟她在一起,他被人隨意左右更讓他不能忍受。

而且,同賀老夫主相處了那麼久的他可不會認為僅憑着過去就能讓對方接納他這個出身不明的人。

此外還有賀萊,他放在心上的可不是年紀尚輕養尊處優的世家貴女。

可他若是出手了,一切定然不一樣,賀萊也不會經歷家破人亡之事,那她還是她嗎?

他心中不是沒有猶豫,而賀萊那邊的情況似乎也有了變故,可這一切並沒有影響他穩步實施自己的計劃,一切都是那麼順利。

他一直都知道左右人的生死是什麼樣的體驗,可在這一世他才體驗到左右某些身在高位之人的生死有多麼的不同,天下觸手可及,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他手中的棋子一般。

這種體驗令人慾罷不能,而擁有過便不想失去,所以他很快就把目光放到了那個無能的陛下身上。

他曾聽過賀萊講故事,雖說是故事,卻更像是真實存在的事情,他借鑒了那個故事的發展,很順利的讓那個陛下孕育了他的孩子,也讓那個陛下成了他的傀儡。

可是到了下一步,該他逐步取代這位陛下之時,他卻做不到了。

也是那一刻,他才發覺自己根本做不到堂堂正正站到明面上,也根本做不到容忍身邊待着那位陛下演戲。

這何其可笑,即使他根本沒有跟這位陛下如何,有緋玉協助,再加上藥物,他也根本無需跟這位陛下接觸,可那孩子卻是他的無疑。

他推了緋玉上去,這是他那個母親的眾多孩子中唯一照顧過他也對他始終抱有善意的兄長。

然後,他便去找了賀萊,只是依舊無法面對她。

彼時他已能確認她身份,也發現了那幾個人同他一樣的經歷,也知道她的選擇,知道她也沒忘記他,也在尋找他。

像是在陰溝里待久了再也無法正視日光一般,也像是心中已然清楚結局卻不願接受,他即使將她們一行人全部迷暈,卻只是坐在她身邊直到天色將明。

不過,他留下了石漱秋跟謝玉生,前者他十分熟悉,而後者令他十分驚奇。

他從不懷疑賀萊的眼光,被賀萊傾慕的石漱秋自然不會是庸俗之輩,可單聽事迹跟近距離觀察還是完全不一樣的體驗。

石漱秋比他認識到的還要聰敏,還要大膽,觀他行事竟讓他有惺惺相惜之感,也因此,他忽地很好奇如果給了石漱秋權勢,他又會如何抉擇?

而謝玉生,則有些像沒有遇到賀萊之前的他,卻又比他更多了純凈正直,作為如今名義上賀萊的正夫,也是被賀家二老唯一認可的存在,也深知賀萊跟石漱秋因緣的人,他這樣單純的性子竟在賀萊跟石漱秋之間坦然自若。

石漱秋如他預料的那般選擇了席嘉和的身份,但是他沒想到的是,跟他一樣抓住了權勢地位的石漱秋竟沒有鬆開賀萊的打算,非但如此,還平衡好了二者之間的關係。

他也沒想到,那般守禮端正的賀萊會妥協讓步,就那麼巧合的,他特意給她調理的身體都便宜了石漱秋。

賀萊雖有意隱瞞,可她的身體如何,他再清楚不過。

從那時起,他便再也壓制不住要讓她待在他身邊的心思了。

可是在那之前,他還要處理好賀萊有孕帶來的一系列事情。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也沒想到賀萊會有三個孩子,也沒想到要那麼早接到她,之所以派那個青溪過去只是他擔心她操勞過度傷及身體,另外也為帶走她提前鋪路。

而見到了奄奄一息的她,他就再也不想她離開了。

要如何留住她?

他想了許久許久,也幸好給她用了葯,不必他立時下決定,他才能花了那麼久去佈置。

他狠心在她身上製造了前世的傷疤,這些她自己都未必有他清楚。

這些固然只能管用一時,可他要的也是這一時的過渡。

有了重回前世的衝擊,再來接受她只是被他刻意隱瞞的事情,想來她也不會真的怨恨他。

事實也正如他所預料的那般,即使知道他心思不純,知道她如今只能屈從他,她也沒有真的恨過他。

畢竟他是在前世替她孝敬了賀老夫主又幾次救了她最後還被她連累而死之人,而今世,也是他將一切都背負在自己身上護衛了她跟她在乎的所有人。

而日常相處中的親近之舉,前世的她就不得不面對他貼身照顧,更遑論如今被他下了葯不能自理的她。

況且,她也是曾經動過拿他當自己孩子的人,有了這樣的念頭的人對一個孩子可不是極盡包容與原諒嗎?

哪怕他已經明白告訴過她,他其實與她是同齡,可長久以來的相處還是讓她習慣性地拿出從前的態度對待他。

他有時覺得這樣就足夠了,他其實想要的也僅僅是這些,有了她在身邊,他再出去面對任何事,他心中都是安穩的。

可有的時候,又覺得不滿足,他旁聽過前世她跟石漱秋的恩愛,也旁觀過今世這二人的默契,似乎那樣的才是真正的擁有。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困着賀萊一輩子,所以在確定她認清現狀后,他便不禁着她參與到政務中。

他也知道這樣的參與會被石漱秋髮覺,可就像賀萊不敢冒險一般,石漱秋也不敢拿着他視如珍寶又不能朝夕陪伴的孩子們冒險。

在這種情況下,他甚至覺得,哪怕有一日他帶着賀萊出現在石漱秋面前,這兩人大概率也不會在一起了。

他沒有她們擁有的多,所以她們無論如何也贏不過他。

而賀萊的孩子賀念着實給了他驚喜,從見到賀念起,他心中便有一個念頭瘋狂增長。

文有一個男扮女裝穩站朝堂之上的石漱秋,武有一個武藝非凡背靠悍勇之軍的謝玉生,只要這兩人牢牢站穩了腳步,同晅兒結親的賀念的將來可不是大有可期嗎?

這於他比任何事都要令他激動澎湃。

。 秦少穹的心中,彷彿有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

可還沒等秦少穹從馬西剛剛那句話的「打擊」之中回過神來,馬西的經典語錄又蹦出來了!

「詠春—馬西,我要打十個!」

關於這句經典語錄,秦少穹在看電影的時候,還真的聽到過。

雖說那個電影演員的架勢不錯,但馬西說出這句話多少有些嘩眾取眾的意思。

「請吧!」

馬西對着秦少穹招了招手,雖然模樣和當初的那個功夫皇帝差不多,但其中的精髓卻是差遠了!

不過馬西不知道的是,他的那位功夫皇帝的好友,在秦少穹的眼中無非也就是比較不錯的普通人而已。

「如果我弄的驚世駭俗一些,會不會更賺錢!」

在動手的前一秒,秦少穹像是忽然間想到什麼,轉過頭看着關山候問到。

雖然不知道秦少穹要做什麼,但關山候還是點了點頭。

「那就讓他們一起上吧!」

秦少穹擺了擺手,臉上露出一絲迫不及待!

「你說什麼!」

關山候沒有想到,秦少穹竟然來了這麼一手!

而接下來的變化,讓主持人都激動了!

因為本場比賽全程直播,所以秦少穹說出那句要1V3的話,也讓千萬網友看的一清二楚!

僅僅是一瞬間,直播的流量便暴漲!直播的收益也瞬間到了幾百萬!

「我馬某人可不屑於這麼做!」

馬西皺了皺眉頭,臉上寫滿了不高興!似乎自己的實力被對方看扁了。

而在場下的馬保衛和楊永新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之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正所謂君子應成人之美,既然這位秦兄有這樣的要求,我們要是不同意的話,到時候秦兄輸了豈不是沒有詭辯的借口了嗎!」

馬保衛走了過來,這句話聽起來那麼大義凌然,但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這些傢伙,看來是為自己一打三留下後路了!」

關山候微微的笑了笑,他心中已經開始盤算著如何去對付馬保衛二人了!

畢竟相對於馬保衛他們,馬西還算是有點「大俠風範!」

「放心吧,就算是輸了,我也不會找借口的!」

秦少穹已經快要失去陪這「三位爺」玩的耐心了!

要是再這麼繼續拖下去,弄不好秦少穹一個不注意,直接把這三個人拍死!

「我也同意保國兄的意見……」

楊永新發出了桀桀桀的笑聲,一手拿着一個「炮筒」……

「如果我們不答應,也顯得有些太看不起這位秦兄了!」

馬西無奈的撇了他們二人一眼,最終還是側身到了一旁!

「那你們先動手吧。」

看到馬西的動作,一旁的助手算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說到底馬西到底是一個成功的商人,這那兩位「網紅」相比有着本質上的區別。

馬保衛二人可以那麼去鬧,但馬西還真是不行!

「那就得罪了!」

說話間,楊永新打開了自己的兩個電棍的開關。

從電棍的頂端發出了刺眼的光芒,而馬保衛也拿出了他的那根引以為傲的的鞭子!

「接下來可要有……」

關山候微微的笑了笑,可話還沒有說完,伴隨着兩聲慘叫。

只見楊永新的身體竟然被馬保衛的鞭子纏住了!而馬保衛竟然被楊永新的電棍給電暈了!

好在做這一切的時候,秦少穹控制了下尺度,不然馬保衛的朋友今天就可以吃席了!

雖然很多人已經猜到了馬保衛二人會敗,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會敗的這麼……快!

「接下來輪到馬老闆你了。」

秦少穹做拱手狀,算是表達對馬西的尊敬,不管怎麼說馬西剛剛的做法的確讓秦少穹刮目相看。

「看來成功商人和這些嘩眾取寵的網紅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這一次秦少穹算是給足了馬西的面子,用了兩招才將其打倒。

這樣,至少證明了馬西的實力要比其他的兩個人厲害了許多。

而這一次的直播,也讓秦少穹賺了三千萬,當然了這其中有一千八百萬是馬西「贈與」,為了感謝秦少穹給足了自己的面子!

「有很多人問我,馬老師發生什麼事了……我大意了啊,沒有閃,一個巴掌打我臉……」

看着賽后馬保衛發出來的「陳述」視頻,坐在別墅之中的秦少穹,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看來這個網絡,還真是一個賺錢的好地方,陪兩個傻子玩玩就能賺幾千萬。」

秦少穹想起自己去救雲家老太爺,費了「那麼大」力氣,才賺到了2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