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不到三日時間,楚國上空籠罩着一條赤紅的血色長龍,狂暴躁動的殺意覆蓋。

繁華昌盛的楚帝,悄無聲息中變為人間煉獄。

然而。

這一切。

楚帝到現在並未收到消息。

星羅城內。

楚帝端坐於房間內,總感覺心神不寧,無法靜下心來。

「滴,提醒宿主,楚國皇道受挫,品級下降,虛空發現赤紅血龍封印,此乃大凶之兆。」

耳畔系統提示音傳來,楚帝微微皺眉,面露不解之色,「皇道受挫,大凶之兆,系統能否檢測到原因?」

「滴,提醒宿主,當前宿主屬地內正遭受無盡殺戮,百姓怨氣過盛,血煞之氣匯聚縈繞,故而形成赤紅血龍封印。」

「赤紅血龍封印?」

楚帝心神一動,進入系統內開始查看赤紅血龍封印,快速瀏覽之下,他才發現這道封印,乃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封印。

有人在利用血祭的方式,提升自己的修為。

其實就是利用赤紅血龍封印,將血煞之氣凝聚在一起,從而引入他體內,這將是一股毀滅天地的力量。

這般倒行逆施,到底是何人所為?

秦帝,漢帝還是另有其人?

楚帝腦海中思緒飛轉,雖然他沒有猜到到底是何人利用血龍封印,但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秦漢二帝集結百萬雄師,卻只是在日月城按兵不動,其目的就是為了迷惑,牽制星羅城內楚軍。

做出決戰的樣子,並不是為了決戰,是為了給潛入楚國境內行兇之人爭取更多時間。

念及於此。

楚帝倏地騰起身影,推開房門,大步流星朝着前廳走去。「好啦好啦,我不來陪你了嗎?」紈絝告別了自己睡眼朦朧的小女朋友,踏過時空隧道坐到小一身邊,還附帶兩隻被執行者丟出來的妖魔。

幼血撅著小嘴,拿着一個糖葫蘆面朝沙發背對眾人坐着,生悶氣。

他好心幫執行者哥哥和綠茶姐姐綁紅線,結果執行者哥哥竟然把他扔出來了!

「誒~」影殤嘆了口氣,這小隻是不是對綁紅線有什麼誤解。

世界主角:「……」為什麼這麼多人出現在我家裏!

世界主角是小女孩,重生的。

。 這邊小姑娘哭得傷心欲絕,立馬那邊和婆婆說話的幾個大人都朝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看見哭得滿臉是淚的小姑娘,全都緊皺着眉頭看着彭若若,其中有幾個人大概是知道彭若若以前所做的光輝事迹,怕是她欺負小孩子,就有幾個人大步朝着他們這邊走過來。

彭若若翻了個白眼,對李仙兒說:「你行啦,我又沒把你怎麼樣,你哭什麼哭?」

誰知道他這不說話,還好,一說話人家小姑娘哭的更厲害了。

另一邊快步走過來的幾個大人,其中有一個梳妝打扮很得體,端莊的中年婦女模樣的女人,上前將李仙兒拉到自己身邊,柔聲問道:「仙兒,怎麼回事?怎麼這在這兒哭起來了?」

李仙兒弄得眼眶紅紅,低着頭,一雙手垂著使勁的揪著裙子,一副被大人欺負的不敢抬頭的樣子,抬頭看一眼彭若若,又迅速的低下頭,聲音裏帶着哭腔說:「媽,媽,我,我真的沒什麼,真沒什麼,和這位阿姨沒什麼關係,真的,你們相信我。」

中年婦女安撫的摸了摸女兒的頭,才抬頭看着彭若若笑道:「不好意思,是我女兒不懂事,若是有什麼,俗話說不知者不罪,請你大人不計小孩過,原諒她吧。

這小丫頭這副樣子,不就是受了委屈又不敢說的委屈樣嗎,還有他那個媽問這話是什麼意思,彭若若自己都不知道,她剛才對着朵小白蓮做了什麼呀?

彭若若一臉懵。

這個時候,婆婆柳玉純和其他的幾個鄉親也走了過來,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媳婦,心中也是真擔心,這丫頭又犯了老毛病,柳玉純關切的問:「怎麼回事這才一會兒的功夫就哭成這樣?」

彭若若無辜的說:「我也沒做什麼呀,就說了幾句話,她自己就哭成這個樣子,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哭。」

旁邊一直靜靜看着他們的小男主,嫌棄的瞥了一眼李仙兒,開口說話了:「這位阿姨確實是沒做什麼,就說了幾句話而已,也沒啥值得哭的。」

彭若若疑惑看着他,這傢伙不是和女主一路貨色嗎?怎麼現在反倒幫她了?

「嗯,是這樣嗎?」小女主媽林芳懷疑的看着彭若若。

彭若若抿著嘴,根據以往的經驗,她知道這個時候她是多說多錯,那她就乾脆不說話,算了。

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確實是這樣,若若根本就沒說什麼,也沒做什麼過分的事,她自己就在那哭起來。」

彭若若看向他,有些意外,這男人會在這個時候幫她說話。

剛才跟着父親身後幫忙做事的二寶常安也開口說:「我都覺得奇怪了,她怎麼無緣無故的哭起來,太好哭了,這種小女孩最討厭了。」

三寶小姑娘常喜這時候不知從哪裏竄出來,抱住彭若若的腿,沖着李仙兒扮鬼臉,一邊還說:「愛哭鬼,羞羞臉,羞羞臉,我不和愛哭的孩子玩。」

李仙兒抬頭,眨巴著淚眼說:「你,你們都欺負我,唔唔……」

林芳皺眉,還沒說話,小男主又開口說道:「夠了,根本就沒什麼事,你不要沒事找事在這兒鬧,人家又沒把你怎麼樣,你成天幹這種事煩不煩,不喜歡就不要來呀,又沒人強迫你來。」

。 酒足飯飽后,傅源終於流露出欣慰的笑容,道:「這是我最近半個月吃的最好的一次,謝謝你們的款待。」

「沒味道的烤魚,真的讓我快要吐了。」

木朵嘻嘻笑道:「接下來跟着我們一起去探險,你還會吃得更好一些。」

眾人圍坐在一起,簡單交流過後,木青等人也都已知曉傅源是半個月之前來到這座小島,具體是怎麼來的是一個謎,根據小島留下的痕迹來看,也的確是半個月以內的。

身為探險隊的首領,木青的心思自然要比其餘人更加細膩一些。

經過明裏暗裏反覆確認,才真的相信傅源是一個清清白白的人。

木朵打開空間法器,取出一柄雪白如玉的長劍,遞給傅源說道:「這把劍還算鋒利,你拿着先用。」

看見這柄劍,傅源心裏再度想起自己的十荒劍,不知道仲景天將十荒劍運用到了何等地步。

傅源接過戰劍,柔聲道:「謝謝。」

木朵拍了拍傅源肩頭,嗤笑道:「這麼客氣幹嘛,咱們以後可是要並肩作戰的。」

經過短暫的相處,眾人其實也能感覺到傅源是一個性情人品都還很不錯,說起話來也不在那麼生疏。

木青神色一凜說道:「咱們接下來要前往藍月島獵殺海藍獸,根據目前的情報,那海藍獸的實力大致是在靈尊巔峰,或是半步靈聖,到時會是一場苦戰。」

「小兄弟可害怕?」

傅源一本正經的表示道:「我雖不知道我之前經歷了些什麼,但感覺上對殺伐之事,還算是熟稔。」

一旁的木朵忍不住露出潔白貝齒笑道:「說你胖你還喘起來了。」

傅源也含蓄的笑了笑。

木晨打趣道:「真沒看出來啊,兄弟還真有意思。」

木青看了看天色,說道:「時候也不早了,我們該出發了,上船。」

旋即,眾人登船,而傅源也第一次離開這座小島。

揚帆起航,傅源站在甲板上看着周圍的風景,的確很壯美,心裏卻有些寂寞,還好木朵似乎對傅源格外有興趣,始終陪伴在傅源身邊。

「這一次獵殺海藍獸,是打算熬煮海藍獸,給大哥洗精伐髓,衝擊靈聖境界,等到時候成功后,我們魔鬼探險隊的實力就要更上層樓,在這片海域不說是一方霸主也差不多了,而我們也能分一杯羹,到時對自己的修為也有許多好處。」木朵道。

傅源聞后,下意識想起了荒蕪之地的葯鼎,其實他自己也有葯鼎,聽木朵這話的口氣,熬煮凶獸給自己洗精伐髓,類似於荒蕪之地的那種手段。

具體是什麼,傅源也沒有多問,免得引起人家的懷疑,萬一木朵只是在這裏故意使用美人計,出門在外,還是謹慎一些為妥。

「有多大把握?」傅源問道。

木朵一本正經道:「從實力的角度出發,大致會有六成把握,不過大哥這一次準備周全,不出意外定可以成功。」

傅源嗯了一聲,心裏暗暗決定,哪怕自己有傷在身,這一次也要給這個探險隊多少出點力。

實力沒恢復是真,可戰鬥意識和大局觀仍舊還在巔峰,甚至比以往更強。

而對於木青等人特有的洗精伐髓手段,傅源也是真的好奇……

。 不等她說話,宋瑾容便替她解答了疑惑,沉重地說道:「我已經跟你爸媽說過了,明天你們過來一趟,我也把阿沉叫上,有什麼話咱們大家當面說清楚。阿沉他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地方,奶奶一定好好教訓他,督促他改正。只是這分手……真的要不得啊。」

「……」秦舒忍不住想把情況跟她說清楚,只是遲疑了下,最終輕嗯了一聲,應道:「好的,奶奶。」

掛了電話,她眸光微沉。

顯然,老夫人會知道這個消息,跟楊平瀚和夏明雅脫不開關係。

他們為了讓自己和褚臨沉複合,還真是煞費苦心。

秦舒想了想,還是給褚臨沉打了個電話,先跟他通個氣。

「奶奶讓我們明天去褚宅當面對質,怎麼辦?」

褚臨沉不以為然,「擔心什麼,照着今天這麼演就是了。」

秦舒皺了下眉,有些不放心,「奶奶年紀不小了,我怕刺激到她的情緒。」

她這麼一說,褚臨沉也思索起來。

想了想,低笑了下,說道:「這樣,我先提前回去跟她老人家打個招呼,把情況跟她說清楚,明天讓她也配合演一齣戲。」

記住網址et

秦舒愕然,不確定地問:「能行么?」

褚臨沉語氣低幽:「不要低估了老人家。」

……

兩人商量對策的同時,楊平瀚和夏明雅這邊,也在為明天去褚宅的事情做打算。

「你真覺得褚老夫人出面就能讓他們倆改變心意?我看,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還不如趁著明天進褚宅的機會,想辦法把東西拿到手再說!」夏明雅沒好氣地說道。

她忍了這麼久,早就已經迫不及待了。

楊平瀚當即皺眉,警告道:「沒有我的指示,隨意行動破壞了計劃,後果你承受得起嗎?」

「你的辦法要是有用,咱們早就得手了。不至於到現在還這麼耗著!」

「你說什麼?」楊平瀚眼中凶光畢露,森然地說道:「聽着,你要是敢輕舉妄動壞了我的安排,不用等老闆出面,我也會給你好看。」

「你……」夏明雅咬了咬牙,最終,把話憋了回去。

只是她心裏面的怨憤久久不能平息。

她不能再等了。

明天,必須有所行動……

第二天。

各懷心思的眾人匯聚在褚宅大廳里。

除此之外,還有特意從帝都遠道而來的辛寶娥和路夢平主僕二人。

他們這次來海城是有私事要辦,順道來探望一下褚老夫人。

沒想到剛好和秦舒一家人碰到了一起。

「秦小姐,這兩位就是你的親生父母嗎?恭喜你和親人團圓。」辛寶娥微笑地對秦舒說道。

其實來的路上,她就收到了秦舒找回親生父母的消息,讓她詫異不已。

因為她早就從那個荷包,推測出了秦舒的身世。

又怎麼會突然多冒出了兩個人來,變成她的親生父母?

這裏面肯定有問題。

不過,就算知道這兩個人的身份可疑,她也是不會主動說出來的。

只要這兩人做秦舒的父母,那秦舒的身世就永遠不會揭曉。她也不必擔心自己在辛家的地位會被動搖……

這麼想着,辛寶娥反而覺得心安。

她繼而跟楊平瀚和夏明雅打了個招呼,這才告辭離開。周一,廷根——

當克萊恩醒來的時候,懷錶上的指針已經指向下午兩點。

他略懵逼的坐起來,足足有好幾秒,才徹底清醒過來,又打了個哈欠。

克萊恩其實沒完全睡飽,因為自周六特訓結束后,他就在趕那篇五千字的檢討。

因為這個時代沒有網路,不能百度檢討模板,照搬答案的緣故

《詭秘:外神竟是我自己》第一章迫害永無止境(求首訂)蘇禹很快就換好衣服出來了,他對百里家的小廝示意道可以走了。

然而就在他們剛要走出門口的時候,前面來了一個美麗的少女,少女身穿淡黃色衣裙,腰間掛著小敲的鈴鐺,鈴鐺隨著她的步伐晃動,發出悅耳的聲音,少女正是百里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