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IP改編影視劇現狀

網絡文學IP改編影視劇現狀

近年來,網絡文學的改編成為影視劇產量的一大支柱。IP泛指知識產權,而網絡文學IP改編的影視劇指的是一種新興的文化商品,它由擁有一定粉絲數量的網絡小說、動漫作品和遊戲作品改編而成,以最小的宣傳投資得到瞭最大的宣傳力度,實現娛樂和文化的協調統一,實現二次元、三次元的跨次元式互聯,擴展瞭文娛產業佈局結構,實現資本最大化是IP行業蓬勃發展的重要原因,近年來逐漸成為一種成熟的市場運作模式。

從《瑯琊榜》到《鬼吹燈》,從《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到《花千骨》,從《歡樂頌》到《親愛的,熱愛的》,網絡文學向影視劇改編已取得顯著成效,兩大領域互利共贏,局面喜人。《慶餘年》《贅婿》的出現,展現出男頻IP改編發展逐漸成熟的趨勢,就作品本身的難度來說,無論是龐大的世界觀建構,還是動輒百萬字的書寫,兩部作品都采用抓住主線的改編,以季播的形式進行,盡量保證主創和演員的統一,這樣既能實現故事的連貫性,保證觀眾觀看體驗的一以貫之,也能夠給足人物成長、故事鋪墊的空間。

小說改編影視題材_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_影視改編

《慶餘年》《贅婿》等作品,通過對內容的把控,尤其明顯對女性受眾不友好內容的刪減和精準的“爽點”保留,以及設置合理的人物群像、輕喜的風格等,讓這兩部作品成為瞭男女通吃、全年齡階段的熱播劇。隨著網絡文學IP改編在影視藝術中的應用越來越廣泛小說改編影視題材,其對影視藝術的影響也越來越大,從近幾年影視藝術的發展態勢來看,網絡文學IP改編影視作品呈現出火爆的發展特點。

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_小說改編影視題材_影視改編

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_小說改編影視題材_影視改編

一、多屏互動契合現代化觀影習慣

網絡文學先天具有互聯網基因,與“互聯網時代”有天然文化與審美共鳴,網絡文學龐大的讀者群為影視改編作品提供大量可轉化的受眾資源。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和移動設備的日益普及,越來越多的人可以通過手機進行閱讀,從而獲取精神世界的豐盈。網絡小說憑借小巧、方便、便宜、能夠隨時隨地在手機中進行觀看等特征而廣受網民的喜愛,從而形成一定規模的原著粉絲,構成改編影視劇的潛在受眾。

《陳情令》是根據墨香銅臭的小說《魔道祖師》改編而成,其於2015年在晉江文學上連載,憑借玄幻的題材深受年輕讀者的喜愛,在開播之前,《魔道祖師》就有同名廣播劇及動漫,且動漫作品評分高達9.3,原著的影響力使得《陳情令》在開播前就具備瞭超高關註度。隨著《陳情令》的播出,玄武洞歷險、蓮花塢被滅、魏無羨剖丹、血洗不夜天、射日之征等原著的“名場面”的高度還原,使觀眾對陳情令的認可度和忠誠度不斷提升。

影視改編_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_小說改編影視題材

二、粉絲經濟助力作品收視基礎

由網絡文學IP改編的影視劇不僅擁有強大的原著粉絲基礎,而且其明星演員固定的粉絲群體,也為影視劇的收視率提供瞭保障。由於要進行影視化的改編,必然要找演員出演,一些知名演員的粉絲量動輒七八千萬,隨便一條微博的轉發量有幾十萬,他們自身所產生的粉絲效應非常大,官宣之際就獲得瞭一定基礎的關註度和期待值。

如都市愛情劇《你是我的榮耀》改編自顧漫的同名小說,男女主由楊洋、迪麗熱巴兩大當紅演員出演,尤其因兩位以顏霸著稱,使得《你是我的榮耀》在開播前就獲得瞭“史上最強BG”的稱號。自開播以來,此劇就刷新瞭騰訊視頻近兩年的“最快破億項目”、“電視劇首播流量”等各種記錄,單集播放量超過2億。

三、類型題材滿足多樣化受眾需求

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_小說改編影視題材_影視改編

網絡文學IP改編的影視劇往往更註重“商業”與“藝術”的結合,在與時俱進的創新理念下,對各種元素加以組織合成,打破瞭傳統類型影片的方程式,形成多樣化、多類型的創作格局,為影視制作註入瞭巨大活力,呈現出“百花齊放”的盛況並擴大營銷范圍與受眾目標。

網絡文學繼承並發展瞭通俗文學和類型文學,在武俠和言情的基礎上,出現瞭根據性別區分的男頻小說和女頻小說,而男頻小說在武俠小說的基礎上,分化出玄幻、奇幻、歷史、軍事、修真等類型,女頻小說在言情小說的基礎上,分化出穿越、宮鬥、宅鬥、種田等類型。這些類型不僅拓展瞭當代文學的表現范圍,也為當代影視提供瞭新類型和新題材。例如《如懿傳》《甄嬛傳》《慶餘年》等古裝劇,《安傢》《歡樂頌》等現代劇,《杉杉來瞭》《親愛的熱愛的》等愛情劇,這些作品能夠滿足各個年齡段觀眾的需求,以此保持穩定的受眾群體。正因為網絡作品的類型豐富多樣,網絡文學越來越多地被改編成影視作品。

小說改編影視題材_影視改編_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

四、精良制作突破小眾圈層

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_影視改編_小說改編影視題材

影視改編的專業化程度、精細化開發能力,決定網絡文學改編是加分還是減分。網絡文學改編的作品可以借力“粉絲經濟”,但不能吃定“粉絲經濟”,將自己局限為粉絲作品,應努力使自己具備“破圈出圈”的能力。網絡文學與影視作品存在的類型差異,網絡文學有價值有優勢,但僅提供故事和受眾基礎,並不意味“旱澇保收”,好的文學作品也可能拍成差的影視作品,因此需要編劇在尊重原著的基礎上進行適度創作,符合當下的主流價值觀和審美需求。

如《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大膽刪除原作“穿越”設定,避免網絡文學的程式化套路,反而呈現出一副細膩動人的宋代風俗畫卷。《慶餘年》編劇王倦在對情節節奏把控和整體風格的表達上,以及對貓膩原著精神內涵的笑話上都是可圈可點的。在改編中,每個小人物在不影響劇情推進上都擁有獨立人格,滕子京從原著中默默無聞守護男主的近侍化身為重情守信、有恩必報的熱血男兒,王啟年貪財又“懼內”,為稍顯正劇意味的原著平添瞭喜劇色彩,《慶餘年》主創團隊通過合理的故事編排小說改編影視題材,讓身世不凡、自帶光環的男主一路磕絆、一路成長,引發觀眾極大的代入感。

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_影視改編_小說改編影視題材

在藝術作品中,內容和形式是不可分割的統一體,除瞭合理的二度創作,影視改編劇精美的畫面構圖與細節描繪,超越瞭觀眾的期待視野,成為其火爆的不可缺少的要素。如《瑯琊榜》的佈景,從前期復景圖、配色到景致,無一不體現瞭中國古典美學中的蘊藉與詩意;如電影般的鏡頭語言緊扣敘事,運用瞭大量的變焦鏡頭和主觀鏡頭烘托人物、輔助敘事,空鏡頭更是堪比水墨畫般唯美、空靈。劇中人物的服飾、造型精美絕倫,舉手投足嚴守古代禮儀,場景設計和群眾演員的安排細致周全。

影視改編_小說改編影視題材_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

網絡文學IP改編的發展是需要自在反思中才能前進的,在產業化的發展道路上,不能因為商業利益的召喚便忽視瞭影視藝術的美學追求,也不能因純粹藝術追求而讓影視作品曲高和寡,盡管市場具有一定的導向決定作用,但是美學才是影視作品生存的根本。

首先,網絡文學IP改編作品數量多但優質作品少。由於網絡平臺的普及,大量網絡文學改編的影視劇有瞭傳播之地,但播出成功引起廣泛關註的數量與每年生產的數量還是不能成一定比例,一些網劇難以達到原著粉和觀眾的期待。一方面,在篩選可改編小說的過程中,存在大量的網絡小說本身不適合做改編以及提供的改編基礎很低的情況;另一方面,針對原著,編劇水平良莠不齊,如何平衡網絡小說與改編之間的度,也是一個難題。很多由網絡改編的影視劇不註重細節的把握,不遵循歷史事實,導致出現瞭很多的“雷劇”,這也使得影視劇的整體質量下降,使觀眾不能深入到劇情中,產生各種槽點。另外,優質作品稀缺的一大原因是劇方在演員選擇上重流量輕實力。很多影視劇為瞭保證收視率,在演員選擇上傾向於流量大的明星,而忽視此明星本身是否能夠完成好這個角色。

其次,侵權行為不容忽視。根據版權法規定,在對作品進行借鑒和改編的時候,必須要有作品作者的同意及授權。在傳統的出版年代,作品必須經過嚴格的校對和審核才能夠進行出版,而互聯網時代,作品發表的門檻大幅度降低,有部分作品存在抄襲行為,而對於IP的購買方來說,其或是未意識到IP存在抄襲問題,或明知抄襲卻抱有僥幸心理,從而對我國影視行業的發展產生惡劣影響。如匪我思存指出《甄嬛傳》作者流瀲紫其作品抄襲自己早年的作品《冷月如霜》,唐七《三生三世十裡桃花》涉嫌抄襲大風刮過《桃花債》的聲音從未停止。

小說改編影視題材_失戀33天 是通過改編哪種同名題材_影視改編

綜上所述日月風華,在新媒體時代的發展浪潮下,網絡文學的改編不僅促進瞭影視劇的發展,為影視劇提供瞭更多的資源,也滿足瞭觀眾對於影視劇的需求,但在迅速發展的同時,也存在這一系列的問題亟需探索、研究、解決。影視劇主創團隊需要進行基礎認知的觀念轉型,正視文學藝術與影視藝術的類型差異,二度創作與制作的水準高低才是成功的關鍵。藝術精品標準是共通的,小眾粉絲的追捧並不能扭轉差評,優秀作品才能夠跨越圈層受到廣泛認可,而改編劇既要尊重原作創意和亮點,也應在把握原作精神的基礎上求新求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